剑裂乾坤

第1章 韩枫

“唉!看来我这辈子也没机会进内宗了吧!就算这样又如何?我永远不会放弃的!”韩枫站在韩家内宗的大门外坚定道。

    韩枫是天武城韩家的一名外宗弟子,父母早亡,他自幼就立下宏愿,一定要加入内宗,成为一名核心弟子。

    韩枫的天赋极强,在十岁就修炼到了后天武者巅峰,当时被外宗弟子称为外宗第一天才,很快便受到了内宗的重视,可是事过六年。

    韩枫却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突破不了先天武者境界,每次在他突破的时候,似乎总有一层东西,挡住了他的突破。

    渐渐的,他的名声也没落了,内宗似乎也忘记了这个当时名动一时的天才,而且还被外宗的弟子戏称为一年的天才一辈子的废物。

    韩枫这六年里,依然不断的试图突破,无果,做为一个天才,至少是曾经的天才,韩枫有着他自己的傲骨,如果庸庸无碌,还不如去做一个山野莽夫,所以他从未放弃过!

    韩枫摇了摇头,正欲离去,这时走过来四个少年,突然看到站在内宗门口的韩枫,其中一人忍不住讥讽道:“哟!这不是韩枫吗?我们外宗“当年”的第一天才,怎么?还想着进内宗呢?不是我看不起你,你这辈子啊,没戏!”

    另外几人都大声嘲笑了起来。

    韩枫心里怒火上涌,“你……韩岳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   这个叫韩岳的少年不屑的笑了笑,“怎么?不服气啊?来打一场啊,我一只手跟你比。”

    韩岳也是外宗的一名弟子,实力不俗,是一名先天前期的武者,在外宗也是能排到前十的。

    韩枫正想答应,可是想到韩岳的实力,犹如一盆凉水泼在了心头,韩枫没有再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了韩岳一眼,便转身离开了,他虽然不怕,但是韩枫也不是个冲动的人。

    听着身后传来的笑声,韩枫忍不住捏紧了双手,这六年来,这样的事情不知一次发生了,韩枫受的屈辱可谓是不少,可是他硬是全部忍了下来,他有自己的傲气,把众人的嘲笑、讥讽,当成了他修炼的动力。

    韩枫一个人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,韩枫的家是一间小木屋,十分破旧,这是韩枫父母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,走进房间,屋子里很阴暗潮湿,空间不大,一张木床占了整个房间的一大半位置。

    韩枫坐到了床上,闭眼开始修炼了起来,他身体里的元气已经修炼到了极限,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突破先天武者境界,韩枫咬紧牙,“这次一定要突破成功!”

    韩枫运起全身的元气,小心掌控着,元气慢慢被他聚在了一起,他眉头一皱,元气如洪水般疯狂的冲击着身体的经脉,韩枫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,可是他紧紧咬牙,强忍住了身体上传来的剧痛。

    尽管如此,任凭元气如何冲击,体内的经脉依然没有任何反应,就像那城墙一般,巍然不动,没过多久,元气如斗败的公鸡一般慢慢会散到身体的四周潜伏了起来。

    韩枫脸色苍白,虚脱了一样倒在了床上,他双手捏成了拳头,指甲刺进了肉中,隐隐有些血流了出来,眼睛里挂满了血丝。

    “失败了,又失败了,为什么会这样!”

    “这到底为什么啊!”

    韩枫愤怒的大叫了起来,这六年来的不屑、嘲笑、讽刺的目光几乎已经快把他逼疯了,他默默忍受着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突破先天武者然后进入内宗,让自己的父母脸上有光,让所有嘲笑自己的那些人看着自己走上那巅峰武者的路!

    可是一次次的打击,几近让他崩溃,他曾经去问过几个医师,可是他们都表示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,都束手无策。

    韩枫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他很少哭,除了父母死的时候哭过一次,他一直就没哭过,哪怕受到别人的排挤、讽刺,他依然坚强,只因为他父亲的一句话:“儿子,你爸我一辈子没什么出息,可是我不后悔,因为我努力过,我坚持过,虽然我失败了,可是我没有放弃过,记住,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哭,男子汉嘛,流血不流泪,我相信我儿子一定能完成老爸没有完成过的愿望,成为一个内宗弟子的!”

    韩枫整理了一下,自语道:“对,我不能哭,我更不能放弃,我一定要帮父亲完成他的愿望!我一定要让那个天才的光环再次照耀在我身上,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修炼到先天武者的。”

    韩枫走出了门外,准备去练武场练习一下武技,他的武技是一本普通的武技“捕风手”。

    是他父亲花了一辈子的积蓄买给他的,韩枫一直视若珍宝。

    韩枫走到了练武场,此时有很多的外宗弟子在里面练习功法,韩枫正欲进去,一个中年男子挡在了他的前面。

    韩枫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?”

    那中年男子冷笑道:“我是练武场的新任管理,以前那个老家伙老了,回家养老去了。”

    韩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以前的管理是一位老人,很慈祥,对外宗弟子也很好,外宗弟子都尊称他为韩爷爷,他对韩枫也很好,经常指导韩枫武技,韩枫一直把他当成亲人一样。

    韩枫调整了一下情绪,“那你拦着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   那中年男子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和你说下,管理换了,那练武场的规矩也要换一下,从今天起,外宗弟子,进入练功场,一律要交一点家族贡献点。”

    韩枫怒瞪着这个中年男子,“什么,进去一次就要一点贡献点?你怎么不去抢啊?练功场是你家开的?”

    那中年男子见韩枫这么不识趣,脸色阴沉了起来,“没贡献点就滚蛋,我是练功场的老大,规矩由我定,来不来是你的事。”

    韩枫气笑道:“如果我非要进去呢?”

    那中年男子火了,一掌拍在韩枫胸口,他是一个先天武者,韩枫那里顶的住,被拍的倒飞了出去,摔在了地上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    那中年男子不屑笑道:“就你这实力,来练功场练一辈子都没用,赶紧给我滚蛋。”

    韩枫一抹自己嘴角的血渍,从地上爬了起来,狠狠看着那男子。

    那中年男子看也不看他便离开了。

    韩枫捂着胸口慢慢离开了练武场,一股屈辱感充斥着心头,他知道,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没实力,谁都可以把你踩在脚底下,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因为他的那股傲气不允许!

    韩枫来到韩爷爷的住处,韩爷爷因为以前也是练武场的管理,所以住的地方也还不错,韩枫看着这所在他眼里豪华的屋子,敲了敲门。

    没过多久,一个佣人打开了房门,看着狼狈的韩枫,有些奇怪的问道:“你有事吗?”

    韩枫笑道:“我叫韩枫,是来找韩爷爷的,不知道他在不在家?”

    那佣人点了点头,冷淡道:“那你稍等一下,我去禀报老爷。”

    韩枫看着再次关上的大门,心里不住苦笑,他看得出来那个佣人都看不起自己。

    “唉。实力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