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逆苍穹

第1章 吴晨

“跪下!”

    一处府宅大堂内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厉喝声,滚滚灵力灌入耳中,吴晨只觉得音浪在大脑轰鸣作响,剧烈回荡,这是强者对弱者的绝对压制,难以反抗。

    鲜血从嘴角溢出,少年攥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陷入掌心,他的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但他仍旧倔强的站立着身躯,未曾低头、未曾弯腰。

    “家主!这野种贱骨头太硬!”中年男子看向坐上老者,面有怒色,等待后者裁决。

    老者身躯挺拔,面容看上去给人一种不自然的亲切,只是身上散发的气势很是惊人。老者那苍老的瞳孔看向少年半晌,方才平静的问道:“吴晨,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过?”

    少年年方十三,身躯颀长,看上去有些单薄瘦弱,浓密的发丝之中甚至还有十几根苍雪白发,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,只是那双瞳孔永远都是漆黑如墨,十分明亮。

    “何罪之有?”一向沉默不言的吴晨终于开口了,却只说出寥寥数字。

    “你这小野种嘴真硬!”中年男子用食指指着吴晨,恨声道:“你小子竟然用暗器重伤我儿,他可是聚气六段的修为,你根本就不可能反败为胜!一定是你用了什么狠毒的手段,还恬不知耻说什么何罪之有?赶快跪下,准备伏法!”

    吴晨厌恶地看向男子,漆黑的双眸蓦然睁大,冷声道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百倍奉还!是你教养无方,纵容犬子周林先出手欺我,伤有余辜!”

    “小杂种你说什么!”中年男子气得七窍生烟,大手一挥,呜呜呜的破风之声从他的袖袍里传来,灵力自手中爆射而出,化作一杆赤红色火焰气枪,这气枪上面布满螺纹,高速旋转着直奔少年心窝而去。

    “黄阶中级灵技,离火枪!”吴晨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手段,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强悍气息,吴晨面色一变,急忙运转身上的阳明经脉,最大限度调动灵力,仓促间化作一面圆形气盾,试图抵挡长枪。

    可惜,对方是凝息级别的强者,气盾仅仅勉强支撑片刻便被长枪戳的四分五裂,尽管气盾抵挡住了不少危险,可这火焰螺旋气枪的威力颇为惊人,余劲还是直入少年心窝。

    “噗”,一大口鲜血从吴晨口中喷吐而出,冒出少许白雾。仔细看去,血液之中甚至还有不少火焰气息。

    “周岩,够了!”老者见男子还要出手,旋即单手结印,火红气息自掌心暴涌,无形中一股牵掣之力猛然甩向男子,将其动作生生停滞下来。

    老者面有不悦:“周岩,你是老夫第二子,掌管家族财政,如今已是凝息三段修为,怎地和一个聚气小辈这般过意不去?你先退下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

    “父亲,可是林儿的伤,我想您还不知道这小畜生下手有多狠毒……要不我让您老亲眼看看?”周岩心有不甘,急声道。

    “没听到我的话吗?让你退下去!”老者不怒而威,无形灵力弥漫,见到周岩竟然违背自己的命令,忽然叱声道。

    “是,父亲。”周岩只得恭敬一礼,悻悻告退,转而走近吴晨,他那一丝细不可查的灵力传入吴晨耳中:“小野种,今日敢重伤我儿,日后休要栽在我的手上!”说完这才走出府外。

    老者来到少年面前,皱着眉头静默了一会,旋即开口:“谁是谁非,老夫不想追究。算起来,你也只是半个周家子弟,你明白这一点吗?”

    这老者名叫周朝奉,是千月镇周家家主,周家已在这里生活了两百年,周家人丁兴旺,家族强者众多。

    吴晨有些麻木的点了点头,事实上,吴晨来到千月镇周家是在十二年前,那个时候爷爷吴广凭借强横的实力来到周家,直接成为了一名首席长老,吴晨便和爷爷一直生活在这里。直到八年前爷爷一次出猎莫名失踪,从此吴晨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    从前,他是首席长老之孙,地位崇高,家中子弟甚至不少长辈都对他们尊敬有加,关怀备至,而吴晨带他们也算谦逊有礼,平和无事。但自从吴广失踪后,吴晨就成了孤儿,无依无靠。因为他是外姓子弟,是和吴广从其他地方一同来到这里的,所以吴晨非周家正统血脉,自然要饱受同辈少年以及下人丫鬟的歧视非议。

    “我明白该怎么做,只是不想被人欺辱。”吴晨开口道。

    周朝奉看向吴晨瘦弱但倔强的身躯,不由得想起了从前的吴广,沉吟片刻,周朝奉说道:“你爷爷不在了,有些事情我会为你做主,不过你要清楚周府上下的规矩,你的身份,不宜再生事端。”

    “多谢家主告诫,吴晨知道了。”鲜血在嘴角处凝固,吴晨淡淡的拱手,勉强行礼道。

    “这次你伤了我的孙儿,就算他是错的,可你下手过重,也要受到惩罚,你就负责清扫药阁的杂务吧,期限是三个月,去吧。”周朝奉将药阁钥匙交给吴晨,叹了口气。

    吴晨有些发愣,看来老家主还是颇为仁慈的,所谓的惩罚不过是清理杂务,尽管会很累,却不会折辱他的尊严,更不会让他承受皮肉之苦。

    莫非家主对自己还很仁慈,只是为了家族利益,有些迂腐?

    望着吴晨有些淡薄瘦弱的背影,周朝奉皱紧了眉头,面色忽然变得阴晴不定,似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   离开周朝奉的内宅,吴晨走向一处简陋的房间,那里正是自己的住所。翻箱倒柜找了半天,吴晨才从一个杂乱的抽屉里找到一包药粉。拆开一看,吴晨便毫不犹豫的将其尽数倒进嘴里,随后用葫芦瓢舀了一些清水,咕嘟咕嘟灌了下去。

    “这是最后一包聚气散了。”吴晨的手指捏着发黄的麻纸,喃喃道。聚气散,是大陆上的修者最低级的灵药,有止血疗伤的功效,只是见效有些缓慢,好在聊胜于无。只过了片刻,原本萎靡不振的少年,面色已经好了许多。

    将衣衫缓缓敞开,心口处一片赤红,尤其是在心脏跳动之处,有一记螺旋状的疤痕,颇为骇人。伸手摸了摸心口处,疼得吴晨又是一声闷哼,这周岩下手太狠!凝息强者,根本不是他这种聚气级别可以抵抗住的。

    “周岩,有朝一日定要加倍奉还于你!”吴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,在心中暗暗发誓。

    吴晨生活的周家,是千月镇四大家族之一。千月镇是一个人口大镇,百姓十万,修者两千余人。这里地处云桑县城东南边缘,不过在东南方向三百里处有着茫茫大山,二十里处有着茫茫丘陵。

    在那些大山和丘陵之中有不少妖兽灵药,不少修者都会冒险前去捕杀妖兽、采摘灵药,遇到往来的商队,会用这些资源去换取丹药功法,从而提升自己的修为。几百年下来,千月小镇基本上就是一个由家族弟子和实力弱的修者组成的大镇,许多人在此定居很大原因是为了妖兽灵药。

    这是一个灵气的世界,在这里实力为尊,经过亿万年的演变,天地之间的灵气十分浓郁,一旦普通的人类初开灵智,打开元基内第一道灵门,疏通体内第一条经脉,便可称的上是修者,进入修行之路,这条路,被千千万万的人呼喊着一个共同的名字,唤作“灵途。”踏入灵途,便不可回头。

    大陆上的修者第一道灵门若是能开启,便可感知世界灵气,引导其进入体内第一条经脉——手阳明经,循环一周,根据施放方法和路径的不同外放成灵力,从而产生不同的威力和招式,这是修者最基本的能力和要求。

    初入灵途这一阶段的过程,唤作“聚气”,修者被称为“聚气士”,分为九个阶段,吴晨现在只有聚气三段修为。手阳明经,乃是灵气大陆凡人初晋修者开通的第一条经脉,此脉起于左右食指指端商阳穴,进入指外侧,顺延上臂走肩,向上交会颈部大椎穴,向下进入体腔,终于体内大肠。此脉一条手臂有十九处穴位,两臂合计三十八处,每多疏通几处穴道,修者便会精进修为,提升品级,聚气更盛,吴晨现在仅仅只疏通了十二个穴位。

    至于周家家主的二子,掌管家族财政的周岩则是渡过聚气阶段,达到了凝息三段修为,已打通人体周天第二条经脉——足阳明经,此条经脉一侧有四十五道穴位,两足共计九十处穴位,加上之前周岩已完全打通的手阳明经,现如今他已疏通四十六个穴道,转换灵气的速率和力量比吴晨强大将近四倍!吴晨自然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   聚气士和凝息侠,都属于大陆上修炼水平最为低下的一层,这一阶层唤作“黄阶二境”,在它的上面便是修为更强的通灵师强者,例如周家家主周朝奉的虚伪就是通灵师,被称为“玄阶二境之一。”

    作为千月镇外界来客,从小跟随爷爷一直生活在周家的吴晨,四岁便开灵智,启灵门,入灵途,曾被周家上下称为千月镇第一少年天才,整个千月镇的修者都有目共睹。然而在吴晨五岁,也就是爷爷吴广失踪那一年,吴晨的修为不但没有任何提升,反而从聚气六段骤降为三段,那些昔日拍马屁,伪装恭敬之人,纷纷露出不善的目光,嘲讽、轻蔑、辱骂、欺负,纷至沓来,不依不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