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妻成魔:总裁少秀恩爱

第一章:是小叔来了

“宫少,您现在是回老宅子,还是去新苑?”身边的小助理凌逸问道。

    宫寒捏了捏眉心,有些疲惫,毕竟为了回国,他这些天把国外的工作提前完成,夜以继日的。

    “初冉呢?现在在老宅?”

    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,已经快十二点了。

    “大少说她今天晚上和朋友出去玩了。”

    “出去玩?”宫寒忍不住冷哼了一声,“去了哪里?”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她十有八九会和那个叫宋辰的在一起。

    “夜宴。”

    宫寒眼神冷了冷,示意助理,现在就要去夜宴KTV。

    而此刻的夜宴。

    陆初冉仅仅只是喝了一杯鸡尾酒,脑袋就已经开始发晕。

    “冉冉,再喝一点啦,你可是寿星。蛋糕等十二点到了再切啦。”杨舒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陆初冉接过她手里递来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   随后说道:“不行,舒辰,我头有些晕,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   随后也不知发生什么的,晕了过去。

    “冉冉?”杨舒辰试探地叫了两声,和身边的两个男孩子用眼神交换了一下意思。

    杨舒辰便站起身和其他人说道:“冉冉不太会喝酒,所以一沾就倒,大家先回去吧,我把冉冉送回家。”

    于是同学们纷纷有些扫兴地走了,KTV的大包间里,只剩下杨舒辰和陆初冉,以及那两个学校里的小混混。

    只要过了零点就是陆初冉的十八岁生日了,不知道这个生日礼物陆初冉会不会喜欢呢?杨舒辰一边想着,一边得意地笑,等会宋辰来了,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两个男人在KTV凌乱的模样,一定会失望极了吧?

    “这里就交给你们了,别让我失望。”

    随后便踩着轻快的步子出了KTV。

    “呦,这小妞身材不错的。”

    “来,小妹妹,让爷抱抱。”

    陆初冉脑袋晕沉沉,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可明显地感觉得到有两双手放在了自己地上半身,不断地移动,试图探进她衣服里层。

    陆初冉睁开眼睛,可四肢软绵绵的,使不上劲。

    她这下是明白了,她被人下了药。

    “别碰我。”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也是有气无力,不禁有些绝望,拼劲在挣扎。

    “小妹妹,别抵抗了,哥哥们一定好好爱惜你的第一次的。”

    男人丑恶的嘴脸凑到陆初冉面前,还带着一丝烟味,要不是杨舒辰说这两个人是她的朋友,陆初冉才不会同意他们过来参加她的生日。

    就在她被一个男人抓住了双手,而另一个男人伸手就要脱下她的短裙时,KTV的门被打开了。

    陆初冉害怕得眼泪都出来了,可是却没力气挣扎,正求救地望向门口时,只见那高大的男人脸上阴森得可怕。

    宫......宫寒?

    陆初冉挣扎了一下。

    只见宫寒大步上前,一手揪起了一个男人的领子,一手将陆初冉从那人手里拽出,他此刻的表情,冷到仿佛下一秒就会毫不客气地将他们一个个杀死。

    那两个男人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就不敢说话了,他们就是再怎么混也不可能不认得这A市里赫赫有名的宫少。

    “小叔。”陆初冉小声地喊了一声,有些委屈,还有些感动。

    “宫少饶命啊!”那两个男人一听这称呼,连忙跪地求饶。

    “谁允许你们碰她的?”宫寒声音不重不轻,可是个人都能听出他话中的愤怒。

    凌逸是秒懂了宫寒的意思,立刻拿起了手机:“夜宴,三号包间。”

    “查清楚,解决干净。”宫寒对着凌逸说完这话,便直接将陆初冉打横抱起,出了KTV。

    陆初冉依然没有什么力气,任宫寒把她抱到车上,她不敢再说一句话,宫寒此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嗜血的气息。

    关上车门的那一刻,陆初冉的小心脏也跟着跳了跳。

    “一个多月不见,胆子肥了?”宫寒帮她系上安全带的时候,语气并不好。

    他是真的很生气,小丫头片子结交的都是一群什么人,居然敢和小混混一起出来过生日?还是大半夜,真把谁都当成人啊。

    “小......小叔你回来了......”

    “陆初冉……”宫寒真的是恨铁不成钢,那双深邃狭长的眼睛紧紧盯着陆初冉,盯到她头皮都发麻。

    陆初冉连忙躲开了她的目光低下了头,却被宫寒一手捏住了下巴,逼迫她抬头和自己对视。

    “知道错了吗?”

    “小叔……”陆初冉望着他,一时委屈,她有什么错,被占便宜的是她啊!

    也是,像宫寒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安慰她……

    宫寒脑子里闪过了那两个男人对着陆初冉做的事,抬起她的下巴,仔细检查了检查她的脖子和她那张小脸,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痕迹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   “他们……”望向陆初冉那张有些委屈的小脸,到底还是软下了心,“碰你哪里了?”

    陆初冉眼神闪躲,他们……他们碰她胸了,她要怎么说?

    “说话。”宫寒见她这样子,心一下子又悬了上来,他们家这小丫头,他自己都没舍得碰一下的,这下倒好……

    见她不愿意说,宫寒的表情更冷了,直接松开手去拿手机,给凌逸打了一通电话:“查到了没?”

    “监控显示最后一个从包间里出来的人是杨舒辰,噢那人是小姐的好朋友。”

    “呵?好朋友?”宫寒余光扫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陆初冉,果然是傻到什么人都能当朋友。

    “那要不要……”那边的凌逸欲言又止。

    这边宫寒只淡淡说了一句:“查清楚谁策划的,今天这两条狗,我再也不想看见,收拾干净。”

    说完便挂了电话,一踩油门。

    宫寒并没有把陆初冉带回老宅子,而是将她带到了自己在新苑的住所。

    下车的陆初冉脚步还有些软,便宫寒直接打横抱进了别墅里。

    陆初冉是知道的,知道自己是宫家收养的孩子,她一直叫爸爸的男人,是眼前这个男人的亲哥哥。

    宫家的所有人都把她这个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人当做宝一样的宠。

    这事如果让老宅里的人知道了,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。

   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,陆初冉的生日到了。只是这个十八岁生日,过得并不愉快。

    她回家的这一路,内心做了很多的活动,把这次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,却始终不敢把怀疑的人定在杨舒辰身上……

    思绪间,陆初冉已经被宫寒放到了床上。

    宫寒俯身便要去掀开她的上衣,吓得陆初冉连忙去按住了她的手,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
    “小叔……”

    “检查。”宫寒给了她一个眼神警告。

    陆初冉连忙拒绝:“没有没有,他们没有碰我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   见宫寒表情越来越不好看,陆初冉小声说了一句:“摸……摸了……而已……”

    “而已?”宫寒的手放开了她的衣服,只是怒气值却在不断地上升,他如果晚到一步的话,按照他看见的那个举动,他的人是不是就要被那两个垃圾给玷污了?

    “陆初冉!如果我今天没去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!”

    虽然宫寒一直以来,都是一副冷冷的样子,但很少发火。

    陆初冉连忙从床上坐起,垂着脑袋听他训话。

    “不许让其他人碰你,你清不清楚?”宫寒强调着。

    陆初冉抬头委屈巴巴:“小叔,被占便宜的是我……”怎么还一直凶她……

    宫寒皱着的眉头就一直没有松开过,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,一言不发去拿了浴巾浴袍便去了浴室。

    留下陆初冉在床上思考人生。

    明明今天是她的生日,可是小叔一句话都没说,只知道凶她……

    其实她自己也很害怕的,又不是不知道那两个人要做什么事,可小叔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。

    陆初冉绝对是一个思想活动很多的人,想着想着,越想越难过,便开始不知不觉地抹眼泪。

    直到听见浴室的门把响起的声音,这才连忙三两下抹着自己的脸。

    可奈何这些举动尽数被宫寒瞧见,他大步走到床边坐下,见小丫头坐着委屈巴巴的模样,心里一紧,伸手将她直接捞进了怀里。

    刚想收下来的眼泪,被宫寒这么一抱,陆初冉哭得更凶了,直接鼻涕眼泪的全部抹在他刚换上的浴袍上,一边哭还一边说道:“我也很害怕的……”

    宫寒大掌落在她的发间,心里也是揪得疼,轻声叹了口气却没让她听见。

    陆初冉的药效还没过,依然没什么力气,任宫寒抱着她,就是一个劲地哭,后怕的劲是最可怕的,如果宫寒今天没有到,她……

    于是心里的委屈和害怕就这么停不下来地宣泄。

    宫寒抱着她,手收紧了紧,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迟疑半天,说了一句:“我是担心你。”

    “陆初冉,”宫寒将她从怀里拉出,还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,“不许哭了。”

    可这丫头眼泪就是止不住,弄得宫寒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   其实宫寒哪里只是担心,他推开门看见小丫头那无措的表情,心里那是心疼啊。

    “白痴,没人能比你笨。”

    宫寒放在她发间的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低头便直接吻住了陆初冉的唇。

    陆初冉正哭的天昏地暗突然被吻了,一时脑袋一片空白,伸手都不知道要作何反应。

    宫寒倒是吻得深,巴不得把他所有的隐忍统统都宣泄出来那般。

    陆初冉反应过来宫寒在做什么时,正想伸手推开,便被他一手扣在了身后。

    这个大了她十岁的男人……是她的小叔啊。

    陆初冉惊着,却动弹不得。

    直到宫寒吻够了,他才缓缓松开她。

    陆初冉连忙捂住了嘴,瞪大了眼望着宫寒:“小叔!你怎么能……”

    “怎么不能?”

    他这一句反问问得陆初冉还真是无话可说。

    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。

    陆初冉起身,逃也似地躲进了浴室。

    却在关门的那一刻,脸火辣辣地红到了耳根。

    宫寒……

    他居然吻她?

    这个A市里象征着权势的男人,居然吻了他的小侄女?

    看起来平时对异性冷漠到让人怀疑是个gay的人,一直都是个装模作样的衣冠禽兽?

    陆初冉的心跳不平静了。

    她洗了澡,听着外面的动静,听见门把声转动,脚步声出去了,才悄悄地从浴室出来,跑到了隔壁房间里自己以前来的时候住的卧室。

    她是真的不敢面对宫寒了。

    谁知刚要去打开门,便撞进一个硬邦邦的胸膛。

    抬头看见宫寒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时,在和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对视的一瞬间,脸却刷地一下红了。

    “小……小叔。”本能地往一边闪了闪,给他让路。

    宫寒走出来,关上了门,一点让陆初冉进去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   “去睡我房间。”

    “哈?”陆初冉一下又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   “要我抱你去才知道路?”宫寒挑了挑眉,陆初冉连忙逃也似地去了他的房间。

    多大点事,不就是睡宫寒的床吗!

    陆初冉窜进被窝里,把自己裹成一个春卷似的。

    听了半天动静,知道宫寒没进来,便安心了。

    只是她心里还是很失落。

    宫寒以前都会给她生日礼物的……

    可是今天连生日快乐都没和她说,是不是忘了?

    等宫寒回到房间时,陆初冉已经睡着了。

    站在床边看着她这睡着的模样,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她的小鼻子,见她皱眉,紧绷了一天的神情终于是缓和了下来。

    宫寒在她身边躺下,将陆初冉捞进怀里,这丫头很识相地往他的怀里钻了钻,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呼呼大睡,还念着含糊不清的梦话。

    “宫寒……最讨厌你了……”

    “小叔啊,不可爱……”

    宫寒听着她孩子气的话,只是低头在她发间吻了吻,可惜陆初冉看不见他此刻的神情有多温柔。

    “白痴,生日快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