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婚你也敢逃

军婚你也敢逃

军婚你也敢逃

现代言情/完本

长石

2019-01-07 13:37:00

简介

萧再丞——年轻少将,堂堂帝都军区一军之长,响誉军中的“活阎王”,外表冷酷,铁血无情,最主要的是不近女色。 只有周筱知道,这是个欺骗到了所有人的假象。就看他每每见到自己时眼冒绿光的样子,也是个急中色鬼。 “我相信你的实力,毕竟不是学过几天武术,还练了多年的舞蹈嘛!” 当帝都城的人得知萧家四少萧再丞要娶一个乡下丫头回来时,全都炸了锅。身为侯门大户的萧家与一个偏远山村的农家小户联姻,这是闹的哪一出?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新娘竟然千方百计的还想要逃婚? 周筱:“我什么时候去和你领过结婚证,我怎么不知道?” 萧再丞:“你只要知道,你现在已是我的老婆就行了!” 周筱:“你得到我的人也没用,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个渣!” 萧再丞:“我说过,会让你乖乖的主动回到我的身边!” 抚着已经隆起明显的肚子,周筱含恨的望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恶魔…… 萧再丞用一只大手,将这个令自己日思夜想的小人儿小心冀冀的卷进了怀里…… 且看,被人喻为冷酷无情的军中“活阎王”,是如何用另类的方式,最终捕获到小娇妻的芳心。

目录

第一千零一十八章(全文完)番外夭夭篇:守候

作者的其它作品

小丞大界,霸道少将小娇妻

小丞大界,霸道少将小娇妻

萧再丞——年轻少将,堂堂帝都军区一军之长,响誉军中的“活阎王”,外表冷酷,铁血无情,最主要的是不近女色。 只有周筱知道,这是个欺骗到了所有人的假象。就看他每每见到自己时眼冒绿光的样子,也是个急中色鬼。 “萧再丞,你……你也太得寸进尺了你……别没完没了啊!”趴在床上的周筱已经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努力的动动一根手指,有气无力的骂道。 “我相信你的实力,毕竟不是学过几天武术,还练了多年的舞蹈嘛!”萧再丞说完,将周筱折叠成一个对角的姿势,再次化身为狼…… 当帝都城的人得知萧家四少萧再丞要娶一个乡下丫头回来时,全都炸了锅。身为侯门大户的萧家与一个偏远山村的农家小户联姻,这是闹的哪一出?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新娘竟然千方百计的还想要逃婚? 周筱:“我什么时候去和你领过结婚证,我怎么不知道?” 萧再丞:“你只要知道,你现在已是我的老婆就行了!” 周筱:“你得到我的人也没用,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个渣!” 萧再丞:“我说过,会让你乖乖的主动回到我的身边!” 抚着已经隆起明显的肚子,周筱含恨的望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恶魔…… 萧再丞用一只大手,将这个令自己日思夜想的小人儿小心冀冀的卷进了怀里…… 且看,被人喻为冷酷无情的军中“活阎王”,是如何用另类的方式,最终捕获到小娇妻的芳心。

长石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
全世界都求我和你离婚

全世界都求我和你离婚

【甜宠+欢脱+女强+打脸爽文】 将总统府闹得鸡飞狗跳后,言忘书果断带着肚子里的球跑路了。 总统大人面上波澜不惊,暗里却咬牙切齿的发狠,找到人后,一定要鞭子蘸盐水,狠狠的抽一顿这个小冤家不可。 然而找到人后的画风却是这样的—— “乖,回家!”总统大人柔情似水,满目全是纵容与宠溺。 随从瞬间酥趴了一地。 言忘书很傲娇:“我不,我要和你离婚!” 总统大人瞬间黑了脸:“你说什么?” 这个被宠坏的女人,绝对是欠收拾。 “我……我说我要和你离婚!这不是全世界一直都在期盼的事吗?” 面对总统大人极其恐怖的凛冽气息,言忘书硬着头尽量做到输人不输阵仗。 “休想!”湛璟烨的面色已经渗出了冰渣。 “那就别想,直接给个痛快的,我还得带我儿子去环游世……哎呀!” 话音未落,忍无可忍的总统大人突然把作天作地要自由的小妻子往腋下一夹,直接塞进车里。 围观民众的眼珠子瞬间摔得稀碎。 这还是他们心目中那个矜贵冷峻、杀伐果断、高深莫测的总统大人吗? 却鲜有人知,早在夫人貌丑无盐的时候,总统大人就已被丑妻迷走了魂魄。

长石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

同类好书

重生影后小军嫂

重生影后小军嫂

重生影后小军嫂,开挂虐渣技术好。 养个忠犬好老公,牵手天荒到地老。 重生影后变萌娃,演技模样顶呱呱。 扮猪吃虎无敌手,开挂打脸巧虐渣。 作为影后,林菀菀的一生算是成功的,只是却摆脱不了童年因父母离异而留下的阴影。 等着她重回了那个淳朴年代后,才知道原来那狼,不过是披着淳朴的羊皮。 我回来了。 你们,准备好了吗? —————— 新书《限量婚宠:报告军长,我有了》,一个会聊更会撩的逗比女主,一个能“屈”也能“深”的腹黑男主,且看他们一路爆笑开怼。

咸客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
过隙

过隙

我们谁都没有做错,为什么却忽略不了那些事,硬逼自己承担?那个时候,郑微年以为:就是程大叔没错了。那个时候,程嘉玺相信:他的阿年永远都会是他的阿年。只是,有些事情,在时间里洗过,却依然有强大的杀伤力,而有些事情,在时间里洗过,却让人不知道该怎样去重新拾起。

嚭年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
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

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

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:“嗨,帅哥,本姑娘是来打劫的。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 男人欺身而上,一个壁咚,让安小虞无路可逃。 他覆唇在她耳边:“钱,没有。要不,以身相许如何?” 安小虞彻底傻眼。 一觉醒来,整个世界全都黑了。 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,他至于阴魂不散、毁她清誉吗? 什么?还要她负责? “帅哥,强扭的瓜不甜!” “没事,哥就喜欢吃苦瓜!” “你,不要脸!” “要脸没老婆!” “……” 安小虞:“大神,求放过!” 沈御风:“回家,大床伺候!” 咳咳,甜宠+日久生情,绝对让你笑出腹肌!

忆流年 · 现代言情 · 完本